朝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是的好的公司我们都知道了死掉的呢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朝阳信息港

导读

前不久福布斯公布了2017全球投资人百强榜,其中共计11名中国投资人上榜。上榜的这些大佬早已声名赫赫,经手的案例不乏老牌BAT以及新晋独

前不久福布斯公布了2017全球投资人百强榜,其中共计11名中国投资人上榜。上榜的这些大佬早已声名赫赫,经手的案例不乏老牌BAT以及新晋独角兽,无限风光在顶峰。

以此次华人排名中靠前的沈南鹏为例,除了自己创立的携程已经改变了国内旅行环境之外,他还代表红杉投资了京东、大疆、微博、360等公司,VC的圈子里有句玩笑话:沈南鹏买下了半个中国互联。

即使这次在《福布斯》上排名稍微靠后的朱啸虎,也通过滴滴、映客、ofo、饿了么等经典案例押中了一大批独角兽。凭借着毒辣的眼光和爆棚的运气,朱啸虎在圈内也有个外号——独角兽捕手。

关于VC光鲜的案例数不胜数,投资人们也总是毫不吝惜在各种讲演和报道中总结自己成功的经验以及叙述其中的波澜的过程。然而成功的背后离不开失败的支撑,但是投资人对于自己失败的案例却通常讳莫如深,闭口不谈。

「大声宣扬好的,偷偷埋掉死的。」哈佛商学院的VC研究者Shikhar Ghosh如此评价投资人。

是的,好的公司我们都知道了,死掉的呢?

今天,《接招》就来扒一扒这些投资人另一面:那些失败的案例。

红杉中国沈南鹏(2017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投资人,第11名,代表作阿里巴巴)

遗憾项目:麦考林

投资时间:2008年2月

投资金额:8000万美元

失败原因:2008年2月,红杉资本斥资8000万美元收购部分麦考林股份,这是红杉在国内的单笔投资。2010年10月,麦考林赴美上市,成为「中国B2C股」,上市初期股价疯到18美元,被称为仙股。但两年间,麦考林连续巨亏、濒临退市风险。

麦考林采用「线上+实体+邮购」三位一体的多渠道分销模式。随着中国电商的急剧发展,这种三条腿战略却相互牵制,受控于资本导致战略不清晰,丧失了核心竞争力,为未来埋下了「转型之困」的种子。业界对麦考林的关注度持续下降,长期巨亏让麦考林压力山大。

IDG资本李骁军(2017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投资人,第13名,代表作小米科技)

遗憾项目:耶客

投资时间:2012年2月

投资额度:数百万美元

失败原因:「耶客」成立于2009年,早业务为做App外包业务,因拿到凡客、优衣库、银泰等客户订单而在业界小有名气。

2011年「耶客」先后获得IDG、雷军本人及其创立的顺为基金,共计683万美元的投资。在外包业务巨亏,转型裁员的背景下,创始人张志坚把目光放在美食O2O领域。

2014年11月烧饭饭APP诞生,主打厨师上门服务。虽然短期内烧饭饭积累了几十万用户,但却没有带来多少实际的盈利转换。并且创始团队本身也没想好具体的商业模式。张志坚认为实际上,吃饭是一个客观需求,而他失败的原因就是没有找出明晰的盈利和可规模化扩张的商业模式。从「烧饭饭」来看,成熟明确的商业模式是决定上门O2O成败的关键。

在资本停止砸钱后,缺少商业支撑的烧饭饭终选择了转型。

GGV童士豪(2017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投资人,第19名,代表作wish)

遗憾项目:凡客诚品

投资时间:2008年8月

投资金额:3000万美元

失败原因:2009年到2010年的两三年间,凡客的业绩连年翻番。与此同时多次拿到巨额融资,估值快速飙升。在2010年的业绩刺激下,凡客开始「大跃进」。但是凡客的成功来自于的营销,然而对产品的品质和设计的缺失成了凡客的拐点。

2011年末,凡客的库存达到14.45亿元,总亏损近6亿元,100亿元的销售目标也只完成1/3。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凡客始终在做着清库存的重复工作。除了清库存,还有清人员。2011年,生产线、资金链紧绷、巨额库存积压这三座大山一齐向凡客压来,凡客开始走向衰落。

为了稳固现金流,凡客开始疯狂促销。凡客在那一年的站上布满了「29元起」的广告,甚至还有「9元区」、「10元区」。凡客的形象顿时从曾经的「文艺范儿」、「精致白领」彻彻底底变成了「廉价货」。

红杉中国周逵(2017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投资人,第25名,代表作新达达)

遗憾项目:爱鲜蜂

投资时间:2014年10月

投资金额:A轮2000万美元

失败原因:踏上O2O风口而来的爱鲜蜂主打线上商超迅速获得资本的追逐,从2014年6月天使轮之后到2015年5月共融资四轮超1.1亿美金。

但随着2015年下半年到来的资本寒冬,在资本谨慎出手之后,爱鲜蜂在大量补贴用户和疯狂扩张之后也遇到了资金难题。从2016年开始,爱鲜蜂就爆出了拖欠员工工资和频繁裁员的消息。

业内认为爱鲜蜂在商业模式未实现盈利的情况下烧钱过猛,当未有新融资跟进时很容易出现问题。直到2016年末新美大投入了数千万美元使得爱鲜蜂获得了喘息的机会,但经历了频繁闭店和裁员之后,现在的势头也远远不如以前。

启明创投甘剑平(2017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投资人,第30名,代表作美图)

遗憾项目:开心

投资时间:2009年11月

投资金额:B轮2000万美金

失败原因:在开心走红初期,抢车位和买卖奴隶火热得一塌糊涂,这足以让以产品经理、工程师为主的团队高兴一阵,接下来他们的逻辑是,持续按照自己的想法做更好的产品,但对其他方面都不重视,甚至没有兴趣,比如营销、广告、商务、市场甚至财务。

这种不重视,在开心发展初期的一两年里,并没有暴露出太多问题,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产品的迅速发展,几乎掩盖了公司的其他问题和需求。其实早在2009年初开心火热的阶段,有各种品牌广告上门来谈营销,但由于销售团队、市场推广团队的匮乏,让开心失去很多机会。

2010年开始,中国互联开始进入新一轮低迷,SNS光环散去,无论开心、人人都开始走向下坡,各种倒下的垂直类SNS更是数不胜数。由于此前开心的规划发展都是围绕产品和技术来做,各种其他弱点相继暴露出来后黯然离场。

DCM林欣禾(2017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投资人,第50名,代表作58同城)

遗憾项目:麦包包

投资时间:2010年4月

投资额度:4500万美元

失败原因:麦包包从2007年成立后主打女性时尚箱包,旗下拥有大量品牌的箱包,其中不乏品牌,有些消费者就是冲着高品牌而慕名前来,其次还利用招徕定价,利用廉价的商品吸引更多的顾客。

初期依靠学习国外设计以及低廉价格麦包包迅速打开了市场,并且收货了联想和DCM巨额投资。但随着后期国外平价快时尚品牌的进入国内,以及消费升级后消费者可以通过海淘购入国外轻奢品牌,麦包包优势全无,销量直线下跌。

后期为了销售库存,麦包包采用低价甩货的模式减少亏损。但频繁减价使其用户对品牌的忠诚度下降,形成恶性循环。

IDG Accel周全(2017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投资人,第63名,代表作宜信)

遗憾项目:当当

投资时间:2000年

投资额度:A轮600万美元

失败原因:李国庆以图书起家,作为早入局电商行业的先驱,他一手组建的当当赶上了中国互联产业的高速前进的前十年。第十年,当当成为中国的上书店,年销售图书超过100亿元,当当的高管称他们已占有国内上图书零售市场份额的50%以上。

然而当当败于李国庆的盲目跟风和思路不清上。在当当上市的2010年后,互联+大潮持续来袭,传统图书市场被不断挤压,百货电商成为了「香饽饽」。昔日的小伙伴们纷纷转型,淘宝商城独立并增加多个垂直频道,团购兴起,国美、苏宁、银泰百货等传统零售巨头纷纷布局线上。

一直强调要稳健性经营,不过度扩张的理念的李国庆决定转型,将当当重心转移到百货。但在多番转型后其定位始终不定,很快被主打3C数码的京东后来居上。

红杉中国计越(2017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投资人,第66名,代表作赶集)

遗憾项目:豆瓣

投资时间:2011年8月

投资金额:C轮5000万美元

失败原因:如果说豆瓣没有做大是因为创始人杨勃坚持走小众文艺路线为主的话,严格意义上来说豆瓣算不上失败。但作为2005年便搭建成立的老牌内容站,从PC互联到移动互联后无疑错过了很多机会。

有人说豆瓣发展的困局受限于杨勃的情怀,在转型做电商以及内容付费后由于放不开手脚导致被后起之秀易严选、分答、知乎等等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诚然,豆瓣的创立初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文艺青年阿北出于自身兴趣以及「帮助人们发现生活」的美好愿望创建的。因此,豆瓣自一开始就缺乏商业基因,因此它的产品逻辑与商业化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正如在电商问题上为何与商业化一直保持距离。而且豆瓣一直以精英文化自居。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之间存在着天然鸿沟。

GGV李宏玮(2017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投资人,第69名,代表作)

遗憾项目:亿航无人机

投资时间:2014年12月

投资金额:A轮1000万美元

失败原因:亿航在经历无人机神话后在去年年末被爆出大幅度裁员,范围波及软件、开发、物流、销售、电商、客服等多个部门,只剩下一个不属于亿航直接管理、由外包生产线派来的人员。

有媒体指出亿航在无人机领域缺少自己的核心技术,其核心元件,如电机等,直接使用的是仿制大疆的「副厂」产品。不仅技术上没有优势,在供应链的管理上亿航也存在缺陷,经常是销售订单来了但是没办法及时生产供货,成品率很低,因为磨具开的很烂,在浙江,二代产品没有重新开模,只是在原有磨具进行的修改,所以如果能拿到二代产品一样会看到明显的缝隙。

另外创始团队内斗以及投资款项用于开设线下店而非用于研发和生产也导致亿航相比大疆差距越发增大。

真格基金徐小平(2017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投资人,第72名,代表作聚美优品)

遗憾项目:摇摇招车

投资时间:2012年1月

投资金额:天使轮数十万美元

失败原因:摇摇招车于2011年底创立,是国内早的打车软件App之一,也是滴滴曾经的竞争对手。徐小平投天使轮,红杉资本和真格基金350万美元A轮融资,此时滴滴、快的都还没拿到天使投资。

然而由于摇摇早采用商务租车模式,在政策上受到了一定敲打,之后被迫向出租车市场转型,原有业务被剥落的一干二净,优势早已不在。另外创始人团队打法比较保守,前期在滴滴、快的疯狂补贴时摇摇不为所动,使其错过了用户增长快的时期。

金沙江创投朱啸虎(2017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投资人,第84名,代表作滴滴出行)

遗憾项目:拉手

投资时间:2010年6月

投资金额:A轮1000万美元

失败原因:作为批上线的团购站,拉手自上线那天起便开始了疯狂扩张,并将上市作为目标。2010年底,吴波重金从美团挖来了三四十人的团队,并任命其负责人孟岩为战略部总监。但很快,孟岩被架空。原来,拉手此举纯粹为了削弱竞争对手,而这种方式,不仅会引起新员工的不满,也会让工资水平低于新员工的老员工心生怨气。

拉手内部实行「政委制」,创始人吴波喜欢用身边的人去监督各大区经理的工作,这让本来就混乱的内部关系变得更加复杂,中层核心管理人员的信任也受到影响。这样的情况,也让窝窝团能够多次挖走拉手的整个分区团队……

在2011年10月,拉手上市失败后,投资人给了拉手管理层很大压力,于是吴波便进行了3次大裁员,其中很多是跟随他多年的老下属,补偿金也并不丰厚。这让在职员工的斗志受到了很大影响。自此,拉手开始一蹶不振。

盛科网络
2017年烟台零售上市后企业
新零售模式-智能新零售-新零售头条新闻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