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新色戒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朝阳信息港

导读

北宋年间,阳谷县武大郎炊饼坊停放一具红棺。新丧者乃大郎妻子武大嫂。武大郎于灵前潸然落泪,左右二男子痛苦失声。二男子乃大郎胞弟武松与曾在街头乞

北宋年间,阳谷县武大郎炊饼坊停放一具红棺。新丧者乃大郎妻子武大嫂。武大郎于灵前潸然落泪,左右二男子痛苦失声。二男子乃大郎胞弟武松与曾在街头乞讨的西门庆,两个想念大嫂十几年如母的恩情,悲天抢地,顿足捶胸。比二人更加悲恸的武大郎自大嫂葬后,每日里除了卖炊饼挣钱之外,便是抱着大嫂灵牌眼目发呆。武松因与西门庆商量,“为大郎续娶一嫂,以消大郎对嫂嫂的怀伤。”    且说兄弟两个即刻行动,来寻王婆。王婆冷言:“你们两个来此作甚?”西门庆道:“我家二哥欲找绝代贤妻。”武松曰:“我西门贤弟要觅意中仙子。”王婆瞄了二人一眼,嘲道:“就你们两个:一个波皮,一个无赖,还想讨老婆?老婆跟了你们,还不得喝西北风!”武松曰:“我早晚改邪归正,成千古豪杰!”王婆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西门庆曰:“我自会创业,成一方富贾。”王婆冷“哼”:“是狗改不了吃屎。过一千年,你也是这个德行。”二人不然:一个说壮健如牛,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一个说当代司马,可为文君垆前伙计。王婆晒曰:“世道已无秦汉之风,没人愿和你们受那份创业的苦!”……武松、西门庆两个嘻笑半晌,方言本意,求王婆菩萨心肠,给兄长大郎寻个婆娘。王婆曰:“大郎还好,做些生意是正经。虽然丑陋,却能教婆娘有个温饱。”答应代为物色。  十几天过后,王婆那边无消息,大郎却自带回一个女人。女人生倾城之容,负绝世之貌。语中笑意,沏人心菲;顾景伤情,动人肝肠。此女非别,乃芳名春秋的潘氏金莲。金莲家贫,父死无以葬,遂卖身张大户家。因其绝色,颇得张大户喜欢。张大户:绫罗绸缎秀其体,金珠首饰靓其容。大户此举,惹怒了奇妨的悍妻。张妻夺金莲首饰,裸其玉体,打得半死,要卖娼家。大郎怜其命苦,又思二弟武松无妻,遂以十三贯铜钱换得金莲自由,带到家中,说与武松。武松觑得金莲美貌,甚为欢喜。西门庆看在眼里,心生醋意。其人冷言:“大哥未有浑家,我们做兄弟的怎能婚娶?还是大哥先入洞房,我为二哥再觅佳侣。”大郎不然,“父母早亡,我为长兄。二弟不得婚配,我心怎安?”遂对金莲说起。金莲也喜武松壮美,甚可心意。然次日,金莲与王婆闲嗑家常时,知武松当地泼皮,专行横事,不事产业,嫁之唯受苦难。金莲心惶,问于王婆。王婆道:“依干娘看来,你还是嫁给武大的好。武大虽丑,衣食无阙。其人又甚老诚,一生唯你是从。”金莲回后,因向武大哭闹,称:“武大救其性命,只愿侍奉武大到老。若依他人,宁死不从。”武大无法,询于西门庆。西门庆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已者容。金莲虽为女子,然崇节义,颇具季布一诺千金之风——哥哥当加成全。”武大默默点头,久言:“我已对二弟说过此事。中途更变,岂不成了遭千古唾弃的楚平王?我和金莲成就大礼,与一奶同胞的二弟又如何面对?”西门庆曰:“哥哥无须担心。我自替哥哥说与那武二听。”原来那西门庆也爱金莲,然其畏于武松长大,遂要激走武松,以便对金莲下手,于是对武松倍言:“金莲嫌其无能,嫁之只会受苦,还不如嫁给哥哥。哥哥虽短小,然能卖饼,生计殷实。——可为金莲终生幸福倚靠。”武松颇觉耻辱,思量半晌,勉强请了哥哥娶那金莲。武大为此落了几行热泪,抱武松哭了许久。  数日后,在西门庆张罗之下,请阴阳、询吉日的武大聚东西邻居并王婆等吃了喜酒,随与金莲欢欢喜喜的进入洞房。武松眼见洞房灯熄,长息一声,悄然而去。西门庆从旁而出,望着武松离去的身影,撇嘴冷“哼”一声道:“都是癞蛤蟆,都想吃天鹅肉。唯我是潘安,当将金莲搂。”  从此后,西门庆常于武大卖炊饼之时,给那金莲献上殷勤。金莲甚为受用,西门也悦。久而久之,西门庆言语中开始讥武大貌丑,以衬自家英俊;又以看手相为名,抚摸金莲纤手。那一摸,西门气血沸腾,周身舒畅。他幸福的闭上眼睛,享受其中快感。金莲笑问:“官人,做什么呢?”西门庆曰:“我在与天通神。天说:‘嫂嫂艳美绝伦!’疑:‘为何美女常嫁拙夫身?’天说:‘郎才女貌是鸳鸯,嫂嫂何不与眼前帅哥伴一生?’”金莲嗔道:“你休乱说。我命三戗九劫,当然如此。”西门庆曰:“我非乱说,我爱慕嫂嫂至深,只恨没有机缘。今斗胆向嫂嫂表白。还望嫂嫂怜我真情,与我到得云山,做那神仙双双飞。”金莲起身,“休做梦了!”西门庆道:“我不是做梦,我说的都是真的。嫂嫂若是有意……”金莲问:“你有房么?”西门庆摇头。金莲又问:“你有车么?”西门庆再次摇头。金莲道:“即没有房,又没有车。我还不如随你大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自在快活。”转身上楼去了。西门庆因此志曰:“我一定要有房,一定要有车,一定把你这婆娘搂在我被窝。”随也离去。    三年后,武松、西门庆皆回。拜师学艺的武松景阳岗打虎,被当地百姓捧为英雄,视作名星。当地政府顺应民意,聘武松做当地警察署署长,人称“武都头。”凭借坑骗发了家的西门庆开起了生药铺、KTV、钱庄,成了当地首富。其擦烟抹粉,手摇折扇,自称潘驴邓小闲。两个皆到武大家中。武松举止之间,颇显英雄气概;西门周身上下,甚彰款爷气派。三块豆腐高的武大极为欢喜。不知二人得意的潘金莲面色冰冷,“你二人回来做甚?”武松曰:“二弟先求学上仙巨灵神,再求学于云仙雷震子——艺成归来。得知景阳岗大虫肆虐,二弟我遂仗英雄胆、凭满腔正义,打死大虫,威扬阳谷,被县令用为警察暑长。阳谷县上下七千八百户,六万余人,皆在我掌控之中。今回家省亲,看望兄嫂。”昔日的泼皮摇身一变,竟成官家。武大夫妇尽皆吃惊。武松出纹银二十两献上。金莲大喜,扶武松上座;叱那武大,“还不给二叔看茶?”武大喜滋滋要云。武松不敢劳烦哥哥,亲自烧水。金莲眼放金光,偷瞄武松。西门庆插手,“大哥,大嫂。”躬身一礼。武大笑道:“兄弟哪里发财?”金莲曰:“穿得人模狗样的,是做了李林甫的走狗,还是成了秦相爷的爪牙?”西门庆道:“小弟先遇金仙陶朱公,学陶金之大术;再见银仙吕不韦,习乾坤之挪移。于是往来河洛,周游湘楚,买卖丝绸,上下游说。今聚钱财亿万,开银行、办生药铺、KTV连锁数十家,商务酒店百余座。当朝将相为我金银奴役,本地缙绅做我鹰犬爪牙。宾客盈门,宴席常至深夜。小弟今有奔驰七辆,宝马九台,私宅八百间。”大郎夫妇震骇。西门庆笑言:“今小弟虽成一时财俊,然不忘哥哥大恩,特回报效。”取赤金三百斤献上。金莲眼光大亮,“何为财神爷?赵公明供奉数年,未成丝毫成效。小叔方为真正财神爷!”武大也加赞许,“兄弟真是厉害!”潘金莲冷觑武大一眼,“还不去买酒做菜,为兄弟接风?”西门庆曰:“不敢劳烦哥哥。咱们去酒店吃酒,兄弟埋单。”金莲道:“家中已有,何须浪费?”抛过媚眼。西门庆着迷,随那金莲上楼坐了。西门见左右无人,悄然握住佳人柔荑,被金莲轻轻抽回。——两个相视,会意而笑。时武松烹过茶来。金莲渺其一眼,叫其也坐,随又与西门庆说起闲话来。武松数次插嘴,未得金莲理会。那西门庆忌武松长大,又想气走武松,因对金莲曰:“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制于人。劳力者纵能降龙伏虎何用?也不过做人腿子喽罗!”武松闻之大怒:“西门庆,你这是何意?”西门庆曰:“你本事再高,也高不过关羽、张飞,关张皆统于书生诸葛亮。诸葛亮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便如今天的小弟一般。小弟神通广大,手眼通天!急时:弯月可为弓,泰山可为箭。用时,知府送金珠,三公賷细软。”放声大笑中,又取银票三千两于桌上、鸡卵大珍珠两颗于盘中,淫看金莲,“嫂夫人,适才三百两金送哥哥,这三千两银并连城珠送嫂嫂。祝嫂青春永驻,嫦娥见妒。”钱是人之胆,武松见之泄气,低下头去。西门庆忘乎所以,自桌下牵弄金莲玉手。金莲先是不让,然有金银撑腰的西门庆面带笑意、眼送飞波,强牵数次。金莲不忍伤其意,更觉那手有意,便任之揉捏,自家也受用。古言:物极必反,乐极生悲。个头矮小的武大郎做好饭菜,半哼半唱的上得楼来,突然呆住:酒桌下,潘金莲的手与西门庆攥得正紧。武大吃惊,酒菜翻落在地;西门庆、潘金莲、武松皆回头来。武大怒指西门庆、潘金莲,“你们这两个奸夫淫妇!”潘金莲见事已败露,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其叱武大,“你一天天只会卖几个破炊饼,能挣几个臭钱?你凭什么跟老娘吹胡子瞪眼?老娘的青春让你白白的浪费了三年。今快快与我休书一封,我好与西门郎恩恩爱爱到永远!”武大闻之,两眼翻白,舌头外吐,栽倒在地。武松急前,大叫:“哥哥。”眼见武大禁不得失爱,一命归西。武松回首,“潘金莲……”潘金莲道:“叫什么?你哥哥的死与我无干。我三年前对你有意。你哥哥强拉硬阻不让。今你我情义也无。”回对西门,“玉郎,走。咱们去也!”武松立起,“你两个敢动半步,我顷刻间取你二人项上人头。”潘金莲道:“你休自讨辱。钱可通神,西门片刻间叫人宰你如宰缚猪。”西门庆昂首,“武二,还不让开道路?小心,我一个电话叫来百、八十个小弟,摞你当场。”武二大怒:“我武松是吃奶长大的,不是吃问题奶粉吓大的。”对武大曰:“哥哥,我这便为你报仇,杀了这对奸夫淫妇。”掣出尖刀,直扑西门庆、潘金莲……结果人人都知道,西门庆外强中干,与潘金莲血溅五步,横尸当场。武松也被下入囚牢。  寒夜中,武松眼望空月,长息曰:“色字头上一指刀,真是害人哪!恩义三兄弟,为色变仇敌,真是悲催呀!”    ——千古伤心人李心寒  2013年4月22日     共 370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什么疗法能尽快治疗前列腺炎
黑龙江男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哪家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