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笛声独家观察综艺节目音乐舞蹈表演频陷版权纠纷

2020/09/16 来源:朝阳信息港

导读

独家观察|综艺节目音乐、舞蹈表演频陷版权纠纷,如何规避侵权风险?文 小熊近日,知名舞蹈《千手观音》在一场争议中被推进了的漩涡。2月1

独家观察|综艺节目音乐、舞蹈表演频陷版权纠纷,如何规避侵权风险?

文 小熊

近日,知名舞蹈《千手观音》在一场争议中被推进了的漩涡。2月15日,由关晓彤领舞,心灵之声人艺术团助演的舞蹈《千手观音》登上了《王牌对王牌》节目。随后,中国人艺术团发表称,该节目或有侵权嫌疑。

节目播出前后,中国人艺术团两度就此事发布,认为相关方有侵权嫌疑。播出后发布的正式中指出:“中国人艺术团拥有舞蹈《千手观音》的版权,心灵之声人艺术团表演的《千手观音》未经著作权人授权许可。舞蹈《千手观音就会出现一个疑问:有什么做法可以维持站流量的稳定性呢?下面就由我来谈谈这个问题的一些见解》的编导为张继钢导演,而非节目字幕中标注的茅迪芳。”

16日下午,《王牌对王牌》节目组官微进行了情况说明,表示节目对《千手观音》舞蹈由张继钢创作进行了特别介绍,而字幕中“编导 茅迪芳”则指节目是邀请茅迪芳老师指导了节目排练,同时向版权方张继钢及中国人艺术团致歉。

在本次涉嫌侵权事件中,矛盾点出现在节目组邀请的助演团队并非拥有版权的中国人艺术团,而“心灵之声”也并未获得授权,其进行的商业性质演出的确具有侵权嫌疑。

16日,有媒体采访中闻律师事务所赵虎律师,律师表示,标注“致敬”并不能避免侵权,是否对原著作权人的独创性内容有所复制,才是判断是否有侵权行为的标准。

综艺节目中难免出现对原著作权的使用情况,近期的综艺内容涉嫌侵权事件也并非个案。为何相关事件频频发生?综艺节目制作方和播出平台又该如何规避潜在的侵权风险?

“案中案”

综艺版权争议背后的《千手观音》版权纠纷

2005年2月8日,《千手观音》在央视鸡年春节联欢晚会上的演出震惊四座。随后,《千手观音》的编导、总政歌舞团团长张继钢顺理成章地申请了该节目的著作权。

2005年春节联欢晚会《千手观音》

而那已经并非该节目第一次登上大舞台了。此前,这支由中国人艺术团21位聋哑姑娘表演的舞蹈,已经登上了雅典残奥会的闭幕式。而后,又先后在政府、北京残奥会开幕式等诸多国际性舞台上登台亮相,成为中国人艺术团的“保留节目”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茅迪芳与张继钢已经因为《千手观音》舞蹈的版权问题打过官司。2006年9月,茅迪芳以舞蹈《吉祥天女》著作权人的身份向海淀起诉,称张继钢的《千手观音》与《吉祥天女》构成了实质性相似。

而经过的判决和对比,认为《千手观音》和《吉祥天女》的音乐、服装、舞美、灯光等因素并不相同,从静态造型来看很多动作造型并不相同,不能构成实质性相似。因而驳回原告茅迪芳的全部诉讼请求。

茅迪芳诉张继钢等侵犯著作权纠纷案民事判决书截图

“茅张之争”也并非《千手观音》的唯一版权争端。此前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兼职教授的国家一级编导高金荣,以及茅迪芳的学生、舞蹈指导老师刘露,也分别因版权问题向张继钢提起过诉讼。

最终,判决张继钢拥有“张版”《千手观音》高金荣拥有“高版”《千手观音》而在刘露案中,刘露老师虽然在舞蹈编排中付出巨大的劳动和心血,但她只是一个辅助者而不能获得著作权的保护。

高金荣版《千手观音》

为何综艺频陷版权之争?

事实上,嘉宾在综艺节目中表演的歌曲、舞蹈等内容出现侵权现象屡见不鲜。

李代沫在《中国好声音》中未经授权翻唱了曲婉婷创作并演唱的歌曲《我的歌声里》曾让曲婉婷发出维权;《跨界歌王》等节目也先后面临高晓松、唐映枫、刘昊霖等音乐创的侵权指控;《明日之子》自开播以来所涉及的歌曲翻唱纠纷就多达6起。

近年来,竞演类综艺节目不断细分,歌唱类、舞蹈类、表演类、配音类节目不断推陈出新,然而其内核仍然是嘉宾对相关作品的翻唱、演绎、改编等表演。受于综艺节目招商、播出、获益等商业现象,嘉宾在综艺节目上的表演通常被视为带有商业性质。

而嘉宾的表演如果通过翻唱、改编或重新演绎而来,则属于对他人著作权进行使用的行为。

在我国,版权保护一直不能得到重视,而近两年来,的频频“出手”才使版权氛围逐渐浓厚。但即便如此,仍然有一些节目出于“省事”“节约成本”等方面的侥幸心理并未获得授权就进行表演,如此就难免陷入侵权纠纷。

另一方面,如今的不少综艺节目都配备了完善的法务部门,但涉及历史比较久远的作品或版权有争议的作品则极易出现问题。正如本次《千手观音》的侵权纠纷,由于该舞蹈的版权一直以来存在争议,虽在法律上已经给出了判定,但或许还对节目组对版权方的授权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版权保护意识虽然已经树立,但实际操作中涉及到的版权问题相对复杂,电视台的法务部门和节目组也常常在处理实际问题时遇到困难。

综艺节目如何规避侵权风险?

综艺节目身陷侵权纠纷,无疑为节目惹上一身麻烦。而如何规避侵权风险,则成为众多综艺节目在制作前就需要厘清的问题。

规避侵权风险,节目制作方应提前著作人,合法获取授权,合法使用版权,防患于未然,而非侵权后道歉的“马后炮”

与此同时,有关部门也需对知识产权的确权、保护等方面进行更详细的划分、立法,切实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音乐类节目

在众多节目类型中,音乐由于其本身版权的易界定性,成为了纠纷的“重”一般来说,音乐节目中嘉宾的直接翻唱和改编翻唱,都需取得原著作权人的许可。

事实上,各大省级卫视一般都与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签订了“一揽子使用协议”直接获得音乐作品的使用授权,音著协再将相关费用向原著作权人进行分发。而在某些情况中,一些新晋音乐人并未加入音著协,使得“一揽子协议”中不包括相关音乐人的版权。

值得注意的是,“一揽子协议”中只含有“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复制权”“表演权”四种权利,并没有将“改编权”包含在内。

因而在音乐节目对翻唱作品进行改编时,还要确定是否侵犯版权人的改编权,如果涉及相关问题,则需要版权人对改编权进行授权。

著作权法中“改编权”的定义为“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对此,专家解读,“只有在保留原作品基本表达的情况下通过改变原作品创作出新作品,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改编行为,例如,将抒情歌曲改编成摇滚乐…”

这意味着音乐行业常用的“改编”与著作权法术语中“改编权”中的含义差别较大。而根据著作权法中对“改编权”的规定,一档音乐节目是否涉及改编权问题,简单来说是看原作品是否被改编成新作品。

如果仅是对作品进行小范围修饰,使作品表现力更强,则一般不会涉及侵权问题;而如果变成了新作品,比如将京剧改编成交响乐,或对原作品在情感、意境上的重新创作,则可能涉及改编权问题。

如上举措,无疑为音乐综艺节目版权的正确使用做出了正向引领。相关节目容易陷入侵权风波,也应自觉树立版权保护意识,对版权问题更加谨慎,在前期对相关事务进行,为后期减少麻烦。舞蹈类节目

著作权法对舞蹈作品也进行明确保护:“舞蹈作品,是指通过连续的动作、姿势、表情等表现思想情感的作品。”

同时,《著作权法》第四章第三十七条规明确定:“使用他人作品演出,表演者(演员、演出单位)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演出组织者组织演出,由该组织者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使用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进行演出,应当取得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作品的著作权人和原作品的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因此,综艺节目中使用他人的舞蹈作品演出,也需要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不过,相比音乐,舞蹈本身存在的不确定性和模糊性,给舞蹈著作权侵权的认定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动作、姿势、表情等肢体动作,由于不如歌曲有乐谱、歌词等文本性证明,理解起来就会出现因人而异的差异。这样的模糊性对确权造成据俄塔社当天报道了一定的困难。

曾经有针对秧歌舞的版权纠纷,最终驳回了原告请求,原因在于秧歌舞是我国民间舞蹈,中国民族民间舞蹈有传承的特点,许多舞蹈动律来自民间,这些是属于公有领域,任何人都可以用于设计舞蹈,而不是某位自然人自己享有的。

正是因为这些模糊性和主观性,电视节目侵权舞蹈作品的公开资料并不多,而本次《千手观音》侵权事件,则成了为数不多的示例之一。

而随着版权保护意识的逐渐树立,相关部门对舞蹈作品的版权保护也会逐渐加强。电视综艺节目作为文艺创作和大众娱乐的主力军和引路人之一,同样不能心怀侥幸,需要对版权问题进行明确,合理合法的处理好知识产权问题。

结语

正如本次《王牌对王牌》节目组的情况中所说,综艺节目的制作方应持之以恒的保持清醒的版权意识,尊重,维护版权。如此,电视综艺节目才能以良性姿态立于知识产权生态圈中,毕竟,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版权保护意识的逐渐树立无疑为文化产业培育了更清洁绿色的空气,综艺节目正确处理版权问题,一方面需要以正确的意识引领,另一方面也需要法务部门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合理妥善地解决每一起著作权案件。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版权

版权(英文名称:copyright)即着作权,是指文学、艺术、科学作品的作者对其作品享有的权利(包括财产权、人身权)。版权是知识产权的一种类型,它是由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以及文学、音乐、戏剧、绘画、雕塑、摄影和电影摄影等方面的作品组成。“©”符号在计算机中打法:“Alt+0169”

受凉宝宝会拉肚子吗
三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宝宝拉肚子水样便
治疗宝宝肚子疼的脐贴哪个牌子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