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泰北十日谈(五):PAI,世界的一个小小角落

2019/07/21 来源:朝阳信息港

导读

泰北十日的游记和照片详见: http://blog.sina.com.cn/wulihuiBUS已经继续前行,开往夜风颂府,只留下我和e

泰北十日的游记和照片详见: http://blog.sina.com.cn/wulihui

BUS已经继续前行,开往夜风颂府,只留下我和enyaya两个人在此下车。经过近四个小时的盘山公路,我们现在置身于一个前不沾村后不挨店的山谷小镇上,——这就是PAI了,一个传说“空气中都弥漫着大麻味儿”的地方。我暗暗吸了一口气,哈,除了热辣辣的阳光气息,并没有臆想中的颓废气质嘛。然后,我们拿出LP,沿着唯二的两条主街,去寻找靠着河谷的水边客栈。两年前,当我次听说PAI,就被那河边的茅草屋迷住了。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 .ctrip.com/wri/images/200905/1098252298071644487 4.jpg" width=815>

(河边草屋)

行走在正午静悄悄的小镇上,观察着两边低矮的热带式样的小屋和满目的英文店招,想象着PAI镇的成因,据说当年西方嬉皮们前往金三角寻找毒品,把这里当作中转站。忽然感觉非常神奇,在这个偏僻的绿色河谷中,一方面保留着纯粹的热带农村景象和乡村生活面貌,另一方面却机缘巧合,如今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音乐家和流浪者......这里只是世界的一个小小角落,却焕发出一种因为矛盾而显得奇特的魅力。

小镇很小,小街很快就到了尽头,那里蜿蜒淌过一条小小的河流,河的两侧星星点点分布着我曾经在照片里看到过的那种茅草小屋,一座踩上去就会嘎吱嘎吱作响的狭窄竹桥连接了河两岸,迎面从桥上走过来一个高高的西方帅哥,主动与我们打着招呼。后来我发现,在PAI,无论是本地人还是外国人,好像都格外友善,每个相遇的路人甲都会微笑招呼示意,我猜想,或许这里格外平静的生活给了人们格外平和的心态?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 .ctrip.com/wri/images/200905/1098252298071645 27 4.jpg" width=6 8>

(街道静静)

看过了几家LP上推荐的客栈,我们选择了中档价位的RIM PAI COTTAGE,LP上说住在这里“感觉像是古时的小山村”,确实没错,这里有精美的绿植繁茂的花园,在椰树和芭蕉的掩映下错落着深棕色的斜顶小木屋,里面照例是擦得铮亮的木地板,房间并不大,除了一张Queen size的大床和两张小椅,别无他物,但泰式的圆顶蚊帐仍使小木屋显出几分浪漫韵致。屋后的浴室是露天的,如果不是晚间飞虫的侵扰,倒也同样浪漫。客栈的大草坪延伸至河边,几把无人的沙滩椅、一座静静垂吊的木秋千以及树下的吊床,使午后的院落如此昏昏欲睡。我们到那家有着美味lassis的漂亮的户外餐厅BLUE吃过午饭,然后我回小屋睡午觉,enyaya跑到河边的吊床上看书。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 .ctrip.com/wri/images/200905/10982522980716461 7 4.jpg" width=800>

(RIM PAI COTTAGE)

躲过了正午热辣的阳光,我们在下午时分懒洋洋出门了。小镇还是很安静,路边偶有等待客人的当地摩托车司机,他们会热情地与我们打一声招呼,却绝不会热情过度地纠缠你。为数不少的大黄狗或不紧不慢地散着步,或是雄踞于路中间睡大觉。漆成白色的邮局大白天的关门闭户,留下一只空酒瓶在门口,让我们空留遗憾,因为这里据说常年是有摄影展的;LP上大力推荐的有着镇上吃烤面包的“ALL ABOUT COFFEE”,门上贴了手绘的小人儿坐飞机的漫画告示,原来店主人自己也出门旅行去也;一家小书店,二层小楼,铺天盖地满当当全是书,可惜却没有中文的......我们走遍了小镇的每一条街道和小巷,再次感觉很奇特。在我们原来的想象中,总以为一个那样成因的小镇或许就像桂林的西街,充满纸醉金迷的气氛和某种堕落颓丧的自我放逐。然而不是的,这里如此娴静,甚至连酒吧都没有几个,有,也是散落在小镇外延,其中亦只有一家新开张的正播放着雷鬼音乐。或许PAI的夜生活要到深夜才开始?或许现在还是旅游的淡季?我不知道,至少,此刻,这个开满鲜花的小镇,在热带阳光的照耀与河谷水汽的润泽中,散发着压倒一切的静谧。这一切既不像西街,也不像四个小时车程外的清迈,其实也不大像enyaya说的《海角七号》里的恒春,她不像电影中恒春那样充满湿漉漉的生活气息,却有某种遗世独立的味道;而与其说她是嬉皮士的乐园,倒不如说她更像隐士们的家园。

这种感觉在我们第二日上午探寻河谷风光时更浓烈了。我们沿着缓缓流淌的小河,走在河边快要及膝的荒草中,一路行来,碰到不少看样子在这里长住的西方人,他们每人占据着一栋简陋的河边茅草屋,或坐或半躺在向水的门廊露台上,一个老男人在很轻很轻地拨弄吉他,自娱自乐,一个年轻女人晒着太阳,在看一本也许就是从镇上二手书店里买来的英文小说,而一个很高很帅的长发男子,我们半个小时前碰到他赤着脚过竹桥去镇上,现在他正拎了一瓶冰矿泉水在上网,当我们轻手轻脚路过他们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抬头向我们微笑点头。这一切曾经只是在海滨的度假胜地看到过的景象,如今正在远离城市的一座乡间小镇上演着,然而与海边的奢华相比,这些半掩于荒草中的人和事,独显出一份“隐于野”的淡然气质。

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来自哪里?我想象着,或许他们跟我们一样,只不过是趁着休假、暂时逃离开喧嚣繁琐的城市生活、寻觅一点点宁静心情的上班族吧。关于传说中的毒品,除了镇上警局外的一块警示牌,并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产生相应的危险联想。而关于嬉皮士,除了偶见骑着高大摩托车的墨镜男人,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这让我不经然地想起了曾经看过一篇关于嬉皮运动的文章,《LSD简史》,文中描述了1967年旧金山“人类大聚会”和“爱之夏”之后的“嬉皮士之死”,在西方,因为聚光灯的蜂拥而至,人们不再在乎嬉皮运动的真正内涵,转而关注那些特别刺激的八卦消息,越来越多心怀鬼胎的人涌进旧金山,以为在那里可以买到便宜的毒品,勾引到“免费”的女孩,渐渐地,原本没有暴力的平和的城市变成了大众媒体早就“预料”到的人间地狱,此后的几件暴力案件,又让普通老百姓对嬉皮士运动彻底失去了仅存的一点好感......而经过时间和空间的几度扭曲,嬉皮运动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更成为了纸醉金迷、颓废放荡的生活代名词。我们早间关于PAI的“审美想象”亦可说来自于此。

那么那些真正的嬉皮士呢,他们没有轻易放弃理想,于是他们开始了新一轮的迁徙,从旧金山迁往山区和农村,渐渐地越走越远,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把目光投向了遥远而神秘的东方。我当然不是说现在在这条河谷里短暂“隐居”的就是这些人,不是的,但我想,到了这里的很多人,或多或少却都拥有着一点点初的嬉皮精神,——“审视内心,关注社会,退出世俗”(Turn On,Tune In,Drop Out)——这种追求其实与今天的“慢生活”运动、自然环保运动、乐活族一脉相承。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 .ctrip.com/wri/images/200905/1098252298071649127 4.jpg" width=640>

(川上)

清澈的PAI河一路流淌着,晒得黝黑的孩子们在水中以各种姿势嬉戏着,间或一个猛子 水中,有时则得意洋洋地仰躺在水面休闲地浮游。两侧深入河床的野草欢快地疯长,有时候草深得没有了路,于是转个弯,离开河边,眼前是一片草坡,天边长着一棵惊人美丽的红树,白色的不知是牛还是羊的动物卧在草地上,懒洋洋瞪着我们。无论世界各地的什么人来来往往,PAI,世界的这个小小角落,至今仍然归属于这片河谷,与生长在河谷中的小镇人们。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 .ctrip.com/wri/images/200905/1098252298071649477 4.jpg" width=62 >

(红树)

本文更多照片请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7a 5e0100d xl.html

小孩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子老是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