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原来只是怕她冲出那古堡来找我复仇

2020/05/22 来源:朝阳信息港

导读

摘要:我原来只是怕她冲出那古堡来找我复仇,我终于明白了龙玲叫我“胆小鬼”的原意。哦,原来我只是怕死。唉,多么可笑的真实啊! 那是一座荒芜百年

摘要:我原来只是怕她冲出那古堡来找我复仇,我终于明白了龙玲叫我“胆小鬼”的原意。哦,原来我只是怕死。唉,多么可笑的真实啊! 那是一座荒芜百年的古堡,高耸入云,直插云霄,天空阴沉可怕,黑压压的,没有阳光照射进来。古堡的旁边是一条老式的街道,青石板堆起的路面,高低不平,街道两侧小店林立。每到夜晚,灯火辉煌,街道上却没有人影。
阴森森的,静寂而可怕。
据说,安贝是唯一一个进过古堡的人,那都是百年前的事了,安贝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我并没有见过他,只是从一些古老的传说中知道那古堡中曾发生的事情。
很多年前安贝无意闯进了古堡,在那阴森徒壁的古堡中见着了许多黑影,那些黑影扑面而至,安贝隐藏在一个角落,亲眼看见一个女人被一个黑影蹂躏至死,那个女人的脑袋被摘了下来,碗口大的伤口,鲜血直喷,那女人的口角溢出鲜血,双眼却始终没有闭合上,想来定是死不瞑目了。安贝吓得失魂落魄惊荒而逃,那些黑影一直追着他,安贝穿过迷雾重重的古堡,最终从一面石墙的缝隙中跳了出去。
据说,逃出来后,安贝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那壁墙上用鲜血写下了当晚古堡中发生的事情。后来,安贝就疯了,街面上的人再也没见过他,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是一个传说,我已经耳熟能详了,可是我并曾见过那个名叫安贝的老人,也不曾听他详细讲述过那晚古堡中发生的事情。
我只是很好奇,那些传说是否是真的,安贝那晚在古堡里究竟见着了什么。
为了能找到安贝,能一探传说的真相,我就在这座古老的小镇居住了下来,为了生计开了一个店铺。期许突然能遇见那个名叫安贝的疯子,可是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机会遇见他。
夜幽是我来到这个镇上唯一的好友,他每晚都会来看我,每次都是一身黑衣斗篷遮盖着脸,让我无法看清他的真实面容。
这么多年,夜幽究竟长什么模样?我不得而知,只是他的声音,有些沉重缓顿。
他神秘得有如这座古堡。
除了夜幽,我还认识两个人,一个名叫龙玲,一个名叫龙倩。
据说,她们是两姐妹,可是我却很少看见她们一同来到我的店铺。
龙玲高挑,喜欢言笑,经常在我的店子里左顾右盼,偶尔会笑着问我为何来到这条街道上?
我摇头,告诉她,许多事情隔的时间久了,总是想不起来,这就像得了健忘症一样。
龙玲并不相信,总觉得我在骗她,然后就会喋喋不休地问个不停,直问到我有些厌烦她才会闭嘴。
每晚十二点之前,她都会准时地离开。
龙倩比她可就安静多了,龙倩更像夜幽,来时也是一身黑衣斗篷,不过是半遮着脸,可以让人看清她的面部轮廓,从轮廓里可以看出来,她一定是一个绝世美人。
她话语不多,只是在我店里购买她所需要的东西,拿到手里,不会停留太久便会匆匆离去了。
她们算不得朋友,只能算是我的顾客,照顾我的生意而已。
哦,忘记了告诉大家,我在这条街上经营着一家小店,卖的东西很杂,各类物品都有。街面上的店面并不多,或许是因为客人太少的缘故,生意不是特别好做,每到夜晚,一条街就显得特别冷清,旌旗招扬,行人三三两两。
我总觉得,这条街上,到了夜晚只有我和夜幽、龙玲和龙倩四个人。
那一晚,过了午夜,我正准备歇业关门,夜幽突然光临我的小店。
他站在门前,冷冰冰地说:“王石,今夜随我去古堡。”
我惊住了,那古堡,白天尚无人敢接近,到了这夜晚更是显得阴森恐怖。
我说:“怎么了?”
夜幽没有回答,走过来一把拽住我的手,说:“不要多问!”
我想,他是个古怪的人,行起事来自然古怪,也没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的。
夜风清冷,街面上死气沉沉的。
我说:“夜幽,这是我第一次午夜走在这条街道上,冷清清的,真是让人害怕啊!”
夜幽没有应我,他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我只能紧紧追随,生怕跟丢了他。
这条街道本就行人稀少,如果再独自行走,那就更加恐怖了。
到了街的东侧,古堡耸立在眼前,我抬头仰望,高入云天,望不到头。
黑雾笼罩,更显得神秘可怕了。
突然背后传来喊声,回头望去,见两人正跑步赶来,正是龙玲和龙倩,手里拿着铁铲。
她们与夜幽打了声招呼,看见我,并不惊讶,只点了点头。
我才知道他们三个早已认识了。
我说:“你们这是要干嘛?盗墓吗?”
龙玲笑说:“这是堡,不是墓,要盗也是盗堡!”
夜幽说:“我们得赶紧啊!”
龙玲龙倩立刻寻了个地方用铁铲挖动起来,动作熟练,不一会儿就在古堡的旁边挖了一个大洞,足足可容一人进入。
龙倩说:“准备好了吗?我们要进去了。”
夜幽和龙玲点了点头。
我说:“你们要干嘛?不说清楚我不进去!”
龙玲走到我的身旁,说:“胆小鬼,放心,不会吃了你!”
夜幽说:“这古堡深不可测,进去后不要乱走,大家拿自己该拿的,不要乱碰,知道了吗?”
龙倩和龙玲点了点头。
我终于确认,他们就是一伙盗墓团队,只是,为什么要拉上我呢?
夜幽走了过来,抓住我的手,说:“走!”
我知道关于这古堡的传说,但我却从没进入过这座古堡,突然被夜幽拉进来,想起那恐怖的传说,心里七上八下的。
它并没有想象里的幽暗,里面是一道回廊,一缕光线不知从何处投射进来,照在回廊上。
龙倩走在前面,龙玲跟着,我走在中间,夜幽殿后,大家小心翼翼地前行,都屏住了呼吸。
我明显感觉到,他们也与我一般的害怕。
古堡里异常安静,那份安静把每个人的呼吸都衬托得异常明显,太过安静了,让我脊背发凉。
这里像是千百年来没有人进入过一般。
走过回廊,来到一排石阶前,石阶缓缓向上延伸,龙倩领着我们向上走去。
我始终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这古堡里的一切,生怕一抬头,就突然看到一个庞然怪物矗立在眼前。
约摸行了十来分钟,龙玲突然一声大叫,夜幽急忙赶了过去。
等我赶到时,三个人呆呆站在原地。
我抬起头来,不远处的石台上一颗头颅摆放在那里,毛发不曾掉落,正背对着我们。
夜幽深呼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一步步走了过去,只是步子放得特别轻。
龙玲与龙倩紧紧跟随其后。
我张大着双眼,紧紧盯着那颗矗立在石台上的头颅。
没等夜幽走近,那颗头颅竟突然摆动了起来,像复活了一般,然后缓慢地在石台上转动着,“嘎吱嘎吱”,与台面磨出了刺耳的声响。
夜幽立刻站住了脚步,再也不敢向前了,回头与龙倩面面相觑。
我目不斜视,与那颗头颅四目相接,我终于看清了它的面容,那毛发下面真实的面容,可,除了一双突兀张大的双眼外,剩下的就是鲜血淋淋的血污,简直比鬼怪还恐怖!
我浑身一个寒颤,整个人不由自主大叫了一声。
那是一双女人的双眼,那是一颗女人的头颅,她一直望着我,嘴角的鲜血直向外喷涌……
夜幽被这景象吓住了,双脚发软,身子靠在墙壁上,龙玲急忙闭上眼去,只有龙倩,一直看着那头颅,身子岿然不动。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古老的传说,愈想愈怕,一颗心跌至了谷底,身子哪里还能动弹,只觉全身僵硬,不由自主了。
那脸上的血污齐刷刷地掉落,一张女孩子的脸庞显露了出来,那副面容让我大惊失色,她竟然如此的熟悉。
那是一张与龙玲长得一模一样的面孔,我脑子一阵眩晕,便失去了知觉……
我仿佛做了一个梦,看到一对男女正站在我的身上,我的身躯如此渺小,而那男子却高大威猛。
那女子身段曼妙,看不清面容,只是与男子抱在一起,赤身裸体,正在干着云雨之事。
女子的嘴里发出阵阵诱惑的呻吟,听得人心荡漾。
男子兴奋到了极点,身上的汗珠一颗一颗滑落,正滴在我的脸上,一阵腐烂的腥臭,然后便化为了泡沫……
突然,女子一声大叫,我睁大双目,只见那女子的头颅被那高大威猛的男人给活生生地扯脱了下来,悬在手里,面容朝下,正与我四目相对。
我终于看清了那女子的面容,长得真是姣好美丽。
只是她张大着双眼,突兀地看着我,嘴里的鲜血直冒,可,脸上却渐渐浮起笑容来。
我被那笑容吓住了,心里发毛,想要大叫,却叫不出声来。
突然,耳边一个声音把我唤醒了,我张大双眼,才确信刚才所见的确是一场梦而已。
只是,呈现在我眼前的那张笑脸,让我“啊”的大叫一声,身子急忙向后缩去。
那正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你怕什么呢?我是龙玲。”那张脸看着我说。
我张大眼再次确信眼前的人正是龙玲后,才大吁了一口气。
“怎么了?胆小鬼,才进来就睡着了,做什么噩梦了?”龙玲看着我笑说。
不知为什么,看见她的笑容,我心里总是透着寒气。
我说:“我们这是在哪里?”
龙玲拍了拍的我肩膀把我拉了起来,说:“别怕,一切有我呢,我们现在正在古堡里面,夜幽他们进去搬财宝了,一会就出来,这下我们大发了!”
“财宝?”我一脸的不解。
龙玲说:“是呀,财宝,难道你忘了我们进来是盗墓的吗?”
我听她一说,顿时想了起来,点了点头,尴尬一笑说:“我总是健忘。”
我稳定心神,四下打量了一番,见身后是一堵石墙,墙壁却是斜插向外,与另外一堵石墙只隔了一道沟壑。
我终于看清了,原来那光线是从那墙壁的沟壑间投射进来的。
我说:“你们真是盗墓的吗?”
龙玲说:“难道不像吗?”
我说:“那为什么要带我进来?”
龙玲笑了笑,说:“夜幽说你是安贝,熟悉这里面的环境,所以带你进来,可是没想到带你进来后你竟然睡着了。唉,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安贝,对这里面一定都不熟悉。”
“安贝?”我颇有些吃惊了。
龙玲继续说:“你放心了,既然带你进来了,财宝就会分你一份,不会少你的了!”
我再次看着龙玲说:“你说我是安贝?”
龙玲说:“是呀!”见我一脸的不信,她继续说,“夜幽说你是安贝,因为你是这条街道上唯一活着的人,所以夜幽说你是安贝,可是以我看来,安贝的传说是在百年前,而你却如此年轻,除非你长生不老,又或者你不是人……”龙玲说着摇了摇头,半带玩笑地说,“你,你该不会是鬼吧?呸呸呸,你怎么可能是鬼呢?是鬼我就看不见你了!”
我被她一通言语说得糊里糊涂的。
她又说:“对了,你想没想起来你是哪里人?为什么会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这条死气沉沉的街道上。你知道吗?外面的街道上现在全是幽灵。夜幽每次都说得吓人,害得我午夜再也不敢一个人到街面上玩。唉,现在想来,定是夜幽怕我一个人偷进这古堡盗了财宝才编那鬼话故意骗我。”
我说:“这街面上每晚都灯火辉煌,虽然行人少,但也还有那么几个,而且还有那么多的店铺,难道你都没看见吗?”
龙玲听了这话,一脸吃惊,看着我说:“真的吗?我怎么没看见?”话语刚落,她突然张大了瞳孔,脱口惊叫,双眼直直地看着我身后的石壁。
我急忙回过头去,朝那石壁上看去。
只见墙壁上鲜血淋淋,密密麻麻地突然显出很多字来,那字像刚写上去的一样,还在滴着血。
龙玲看着那字,竟轻声念了出来。
“我无意误入古堡,竟见无头女鬼与狼妖苟合,被他们发现踪迹,追赶至此,我命休矣,故留字迹于此,后人看见,勿入此境,否则必招恶果。”
龙玲一字一句念完,顿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无头女鬼?难道夜幽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抬眼望去,落笔处写着安贝,想来那字定是安贝所留。
龙玲突然回头看着我,说:“你……你……难道真是安贝,你究竟是人是鬼?”她突然怕起我来,身子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
我看着那字,想起梦里的情形,竟是如此吻合,难道我真是安贝,不,不可能,我怎么会是安贝呢,我是寻安贝才来此地的。
我摇头说:“我不是安贝,我根本没来过这里,也没写过这些字,如果我是鬼,你也看不见我了不是嘛,你现在能看见我,说明我们都是人。”
龙玲依旧不信,一张俏脸粉白,努力摇着头,说:“不,我要回去找夜幽和姐姐。”说完,转身跌跌撞撞朝前奔去。
我急忙追过去抓住她的手,说:“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这个古堡有古怪,这墙上的字也明白了,误入此境,必招恶果!”
她对我的话半信半疑,回头朝里面望了一眼,说:“夜幽和姐姐还在里面呢。”
我说:“先别管他们了,我们先出去再说,他们自己会寻着路出来的。”
她似乎也有些怕了,没有胆量一个人朝里面走去,只得跟随我爬出了古堡。
来到外面,冷风一吹,整个人清醒了许多,只是那条死气沉沉的街道,突然灯火辉煌、行人如织,我想起了龙玲的话,一时之间吓住了。
龙玲却突然喜笑颜开,说:“原来这街上午夜过后这么繁华,这夜幽果然一直在骗我。”
我望着这灯火映照的闹市,看着那些人影,脑子里在想,他们究竟是人还是鬼?

共 687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惊心动魄的灵异故事。一座诡异的废弃古堡,传说只有一个叫安贝的老人进去过,并目睹了一些恐怖的事情。小说的主人公为了探险,便住在古堡街道,找寻神秘的安贝。在这里主人公只认识三个人:夜幽和龙玲龙倩两姐妹。有一晚这几个人约“我”去古堡盗墓,看见古堡的石台上摆放着一个人头,血淋淋,却是龙玲的模样。“我”吓坏了,恍惚间又梦见无头女鬼。主人公醒来之后发现墙上有安贝可怕的留言,赶紧带龙玲逃出古堡。街上反常地热闹,虚幻的热闹景象消失后,竟有一帮鬼怪在那里。龙玲一直很平静,只骂受了惊吓的“我”是胆小鬼。却见龙倩持刀走来,一把斩杀街上的鬼魂,甚至杀了龙玲。一切都消失了,原来主人公和龙玲都是鬼,两人百年前来这里盗墓,龙玲误中机关,而“我”见死不救导致她被断头而死,成为无头恶鬼。“我”编织那个神秘小说,吸引更多人来古堡,让龙玲杀死以泄恨。“我”真是胆小鬼,一切都只为怕死。小说情节离奇,跌宕起伏,渲染恐怖气氛,结尾剧情反转让人惊讶,折射出人性的弱点和阴暗面,欣赏精彩小说,推荐阅读!【编辑:童霓】
1 楼 文友: 2017-11-01 2 : 7: 0 晚上好,欢迎参加荷塘征文活动! Take my breath away.
回复1 楼 文友: 2017-11-02 10:06:44 谢谢编辑的辛苦
2 楼 文友: 2017-11-01 2 :40: 想起周杰伦的《威廉古堡》,恐怖小说在夜晚读来,有一种背脊发凉虎躯一震的感觉,厉害,厉害! Take my breath away.
回复2 楼 文友: 2017-11-02 10:08:22 谢谢夸奖呢,见笑了。
 楼 文友: 2017-11-01 2 :41:01 问候作者,期待精彩不断! Take my breath away.
4 楼 文友: 2017-11-02 04: 4:56 感谢老师参加荷塘征文!欣赏学习精彩文章,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回复4 楼 文友: 2017-11-02 10:07:07 谢谢红叶
5 楼 文友: 2017-11-02 07:42:28 读完意犹未尽,好精彩的小说。赞????
回复5 楼 文友: 2017-11-02 10:07:15 谢谢山水
6 楼 文友: 2017-11-02 10:06:29 解释一下,否则有些人看不懂:夜幽是实实在在的盗墓者,之所以和男主角是朋友,是因为男主角想引诱他进古堡,夜幽进了古堡就被龙玲的恶的一面杀了。龙倩龙玲是死去的龙玲恶与善的化身,善的一面叫龙玲,始终保护男主角,恶的一面叫龙倩,始终杀人杀鬼,最后唤醒男主心里的痛苦。男主梦里看到龙玲和另一个男人交欢,是因为男主自私害死了龙玲后,熬不住心里的自责,所以就幻想出龙玲对不起自己而遭人杀害,以此来为自己开脱。男主所谓的健忘只是逃避的选择性失忆,但他始终记得,要自保就得引诱更多盗墓者前来,这样才能平息龙玲的怨气。 星梦孤城。 王思聪不是我。营口治疗癫痫病费用
内蒙古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盆腔炎引起的小腹痛
长治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来宾治疗白斑病费用
芜湖治疗白斑病费用
长治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三明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