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此飞殡葬暴利假借市场之名的垄断游戏

2019/07/21 来源:朝阳信息港

导读

此飞:殡葬暴利:假借市场之名的垄断游戏报载,采访发现,一些医院和殡仪馆的太平间发生异化,从宁静之地变质为扒活人一层皮,发死人身上财的圈钱

此飞:殡葬暴利:假借市场之名的垄断游戏

报载,采访发现,一些医院和殡仪馆的太平间发生异化,从宁静之地变质为扒活人一层皮,发死人身上财的圈钱宰人之地。要看一眼,先交2万元押金、不买贵的,就是不孝。

2003年始,殡葬业连续数次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有报道称,殡葬业的利润率甚至远远高于房地产业,收益会是成本的10倍到20倍。殡葬暴利之下,死不起成为既荒诞离奇而又不得不让人无奈接受的事实。

对此,人们习惯性地把根源指向监管不力。针对殡葬暴利,很多地方出台过规定,对遗体接运、冷藏、火化等基本殡葬服务执行政府定价,但这样的上有政策,很快被下有对策所消解。因为在整个殡葬环节中,基本殡葬费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殡葬行业还有各种选择性服务和商品,并由此派生出种种匪夷所思甚至重复的收费。限于信息不对称,死者家属根本不具有选择的余地,要么被强制消费,要么被道德绑架。

但事实上,监管不力只答对了问题的一半,远未触及核心。非常简单的道理,为什么人们花钱购买殡葬服务,却没有选择权和议价权,而只能乖乖挨宰?原因无它,垄断也。我们的殡葬体制大致分为两个阶段:一是2004年《行政许可法》实施前,民政部门对殡葬用品和殡仪服务拥有前置审批权,在执行过程中,一些地方民政部门将准入审批权转化为经营独占权,通过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格局长期垄断市场;二是2004年之后,虽然前置审批权被取消,但事业单位的垄断利益并未松动,民营企业要想进入殡葬业,就必须与国有殡仪馆形成价格同盟,并且上缴主管部门高额的管理费。

如果把殡葬业比喻成一条利益链的话,那么从医院、礼仪公司到殡仪馆都是这个利益链上不可或缺的环节,而处于端的获利者即为相关主管部门。由此不难理解,为何面对殡葬业乱象,有关部门居然说出丧者家属应该理性消费这样非理性乃至违背常识的话来。

当前殡葬业核心的问题,既不是公益性不足,也不是监管不力,而是源于市场与行政没有厘清界限。市场的归市场,行政的归行政,但事实上殡葬业既未真正走进市场,实现行业的自由竞争,也未因其涉及民生的特殊性而被特别关照。一方面,主管部门用市场思维推出殡葬新项目,追求更昂贵的价格,另一方面又用行政手段设立准入门槛,拒绝民间竞争。从这个意义上说,殡葬暴利不过是披着市场马甲的权力垄断游戏。

打破殡葬垄断,挤压行业暴利,有两个改革方向:一是彻底回归公益性,由财政为民众的殡葬需求埋单。如广州不久前提出的,到2015年,将在全市范围内对户籍居民实施免费殡葬服务;二是充分的市场化,让资本公平竞争,政府充当中立第三人的角色,只需做好其监管本分。

平凉治妇科的医院哪好
葫芦岛治疗癫痫病医院
阿克苏整形美容医院那好
北京国丹白癜风医院电话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