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眼里的农民工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朝阳信息港

导读

对于海滨这个城市,我一直都认为太小太穷,比不过我读书的纽约繁华。  我爸爸是司法局长,妈妈是个区委办公室主任,以致我是个亿万人连做梦都没有想

对于海滨这个城市,我一直都认为太小太穷,比不过我读书的纽约繁华。  我爸爸是司法局长,妈妈是个区委办公室主任,以致我是个亿万人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有钱有势,有才有貌的官二代。  我并因此而拥有了许多骄傲,读的也是的大学,然而我的性格很叛逆张扬,狂妄固执。我的一对眼睛长在头顶上,从不正视这里的人和这个城市,我认为自己天生要生活在纽约,东京一样的国际化城市。  返学校去美国的这天,心血来潮的我竟然不要座驾,要尝试一下老百姓的生活:那就是搭一个站的公交车,然后准备乘地铁去红港机场。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好奇的做法,让我发现了城市的另一种美,从而改变了我不可一世的看法,特别是那些民工,更是不可小看。  城巴不小,对于我却像鸽子笼一样难受,硬硬的座椅,拥挤的乘客,把我挪搡到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动弹不得。  我刚要开口嚷嚷滚开点,突然又挤来一对父子。  那个中年男子年纪不过三十,看上去却有五十岁苍老,陈旧的衣服沾些灰,古铜色的脸上刻下了条条皱纹,他一手里拎着个小书包,看样子是他儿子的,他另一只手抱着他儿子。  他儿子约莫六七岁,瘦弱的身子套上一身蓝白色的校服,一双澄清无比的眼睛不敢正视别人。  ——这是外地民工,从事体力劳动的,孩子也是上外来子弟学校的。  厌恶那些人,好像就有一股浓浓汗臭味儿往我鼻子里蹿!我立刻捂着嘴巴,皱起眉头要吐!妈的,今天真倒霉,竟让我遇上了瘟神,穷鬼,给我闪远点!  我戴上口罩接上耳塞听周董的歌。  短短的一个站,好像是万里长征一般,车子摇摇晃晃,好不颠簸,远远没有宝马舒服,我心里有些悔意了。  更后悔的是,我肚子不舒服,都怪昨晚吃了麦当劳,消化不良。索性就闭着眼睛想快些到吧,什么公交车,破车,魔鬼车!  突然车子一拐弯,一个东西就掉到我并拢的大腿上,我一惊马上松了下腿,那个东西就稳稳被我夹住了。  睁眼一看竟然是个钱包,鼓鼓的。哎呦我的妈呀,幸好我不差钱,要不然真会高兴的跳起来呢。坐在凳子上都有钱包砸下来,不是幸运是什么?  我的眼睛很大,往前一看时,左右都可以顾及:钱包的主人是前面那个胖乎乎的年轻人的,他一手抓着报纸,一手拉着扶手,钱包是从牛仔裤的兜里跌落的。而我身旁的这对民工父子也看到了这些,他好像不当一回事,继续拉着孩子低头看地板……  那个孩子头不看我,但是一双眼睛却不听使唤地朝那个钱包瞟。那种怪怪的眼神瞅的我脸火辣辣的,好像自己是贼一样!  说来话长,实在上只是短短的一会儿。  这个时候,那个胖子旁边有人碰他使个眼色,他马上会意转头看,这个时候,我已经伸出我的纤巧的手指取出钱包,准备问谁是失主。  谁知道那个胖子却瞪大眼睛,一把就拉着我的手,大叫:“扒手!一看你这个小姐一样的女人就不是好东西。”  他继续嚷嚷,那家伙真不是好东西。  我好不生气,好心做了驴肝肺,妈的,我可是要去赶飞机上学的,如今遇上了不讲理的人。  我试图使劲挣脱手来,摘口罩要解释。他的力气很大,足以把我给拎起来,丝毫不给我机会解释。继续嚷:“大家来看,来拍照,我要送派出所!”  这可是我次遇到这种事情,我有些急有些恨:“人渣!有本事放开我,我一个电话让你在地球消失!”我怒不可竭怒不可歇的想,我咬紧了牙齿,眼里冒出了火。  大家投来异样的目光,几个阿姨露出鄙夷的脸色仇恨地望着我。后面七嘴八舌地说“好好的一个女孩子,竟然是扒手,啧啧……”  我脸上火辣辣的像是火苗在舔。  看来,我不妥协,他不放手的。我心里着急:“若是误了航班就麻烦了,多转几次航班会推迟到校时间。”我读的是贵族学校,里面的教师是我崇拜的偶像,我可不想在偶像面前迟到,那样会丢脸……  时间一秒,两秒……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公交车好像没有要停的意思。  我脸上的汗珠就滚了下来,我大叫不是却没有人听到,接着我就鼻子一酸,眼里啪嗒啪嗒滚落下来,所有的委屈,所有愤恨我要眼泪来冲刷,用眼泪来报复……  我的双手被吊着,痛麻了,那个胖子才说:“你知道吗?我早就听说这里一带有小偷出没,今天遇上我算你倒霉了。”  我哽咽着:“我不是扒手。”为了证明我的清白,顾不得自己有多狼狈了。  “你有什么证据不是扒手?”他一手拿着钱包,往下一抖,钱包里面赫然一张身份证。他的,还有不少现金。“你看,我是主人。”  “我有,我有的是钱。”我止住眼泪,强忍着怒火,狠狠地说:“我有证据!我不是扒手”  我使劲的摇摇头,心里说了一千遍一万遍不是扒手。  “嘿嘿,每个小偷都会说自己没有偷东西!”一个保安制服的人走来,“等下到了派出所有机会让你解释的。”  看着那一张张愤恨的脸孔,那一双双冷冷的眼神。我心里发毛,我百辞莫辩,或许是自己在美国生活麻木了!  公交车好像不停了,应该是开往警察局,似乎听到了有警笛声包围了这辆车子,我险些要晕了……  这时,旁边的这对民工父子开口了:“放手!”  “放手!”他又说了一句。小男孩也说了一句:“放手,他不是扒手!”他将他的儿子放了下来。  胖子这才松了手,问道:“有什么证据?”他依旧不依不饶:“少管闲事!”  “快点放手,我有证据!”那个中年男子民工还在争辩。  车厢里引起一阵骚sao动。  那个小男孩弯腰从地上拾起一样东西,慌乱中我瞥见了,是我的手机。我以为他要放进自己的口袋,口里叫道:“是我的,是我的……”  这个时候我摇摆着身子,恍然中又看到中年男子也拾起一样东西在看……  车停,警察到,问情况:“你拿了他的钱包吗?”  我摘下口罩,严肃地说:“没有,谁稀罕!”我伸手包里掏我的证件,可以一时着急什么也没有掏出来。  我说得很大声,车里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警察从容地说道:“我们是讲法律讲证据的。”  我一听就明白这些花招,苦于自己没有证据。  就在这十万火急之际,那个民工男子站了出来,对警察说:“我来证明,她没有偷。”  “就凭你?”警察表示怀疑,鹰一样的眼睛从他头上扫到脚底,“拿来看看?”  “是我偷的钱包,我还偷了手机呢?”中年男子从他儿子手里夺来手机说。“你要抓就抓我吧。”  警察是讲证据的,居然失主的东西没有丢,自然要看那个民工手上的东西,一翻通讯录,警察大惊失色!连忙道歉:“你是高局的女儿?”  愤恨的我吼道:“哪还有假?”  我夺过手机要拨电话。  警察马上阻止道:“别,别打,我信你。”  “那还不走?”我余恨未消。  警察不再说话,掏出手铐,咔嚓一声,给那民工戴上了,手一扬:“收队!”(按常理,警察要把胖子,我,公交司机一起带回警局的,但是这次很意外,不是这样。原因是我的手机里的通讯录的权威。”  大伙面面相觑,一哄而散。  刚才有惊无险的场面终于过去了,我也该送口气了。  拖着发抖的大腿下了车,看见警察把民工推上车,心里竟有些异样的感觉。  小孩子很着急,哭着要爸爸!  那个民工在上警车的时候用家乡话说了几句。  小孩子马上从书包里掏出一样东西给我,我接着一看,惊呆了!  那竟然是我的钱包呢!  钱包里是我的身份证,信用卡,机票。  若是没有身份证,是无法登机的。真是太险了!  事不宜迟,我感觉自己得感谢那个民工,要去给他证明清白!  小男孩抱着书包在哭哭啼啼,我跑到警车前面拦住,大叫:“等等,我有话说!”我有靠山,我什么都不怕。  警察打开窗,探出一个头,问道:“小姑娘,什么事?”  我三步并作两步,掏出身份证表明身份:“我要同他说两句话。”我本来想说,你抓走了你的孩子怎么去读书?  谁知道,这时候,那民工开口了:“我知道你是富家子女,你们不能蹲局子的,我们是穷人,蹲局子不丢人,再说我知道你去读书的,希望你读到书可以为老百姓做点事情!快走吧,飞机要起飞了……”  我鼻子很酸,我突然很想哭,我突然觉得他很伟岸,很高大!  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的视线模糊了,我再也听不下去了。  这一刻,那个警察又下车把小男孩也抱上了警察,启动车子走了。  我捂住嘴巴跑进人潮汹涌的地铁站,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如我翻腾倒海的思绪……  掏出手机,发一条信息,我爸爸就会给那个民工一个公道,我这样写:爸爸,去海港路派出所替那嫌疑为扒手的父子民工交罚款,再送他儿子去的学校上学,他是我的恩人,女儿雪  我的短信一定凑效,在爸爸眼里我的话是圣旨,二十一年来从来没有改变过。  飞机离开这个城市时,天快黑了。  我坐在头等舱窗口的位置,心是那么的沉。  望着这座多么熟悉的城市,我思绪万千,莫名其妙的伤感起来:自己读了许许多多的书,见识了漂亮的摩天大楼,却不如这个城市来得亲切,这还是次感到亲切,如小时候妈妈抚摸自己的脸颊……  望着外面霓虹闪烁的大街,比白天张扬气派了许多,我却有种难舍的情结了,究竟是什么,我却说不出来。是哪个钱包?还是那个小孩的眼神?还是那个农民工的话?  我掏出手机在百度搜索:农民工的含义。  其中一个答案是:他们用辛勤的双手建造这个城市的高楼大厦,而自己只在工棚里沉沦。  我震撼了!  “凭什么我的罪名要你承担?凭什么公交车的位置不给你让出来?凭什么进警察局是你不是我?”  我的眼睛再次湿润了,鼻子一酸,任由眼泪挥洒……  伟大的农民工:你们用辛勤的汗水筑造了城市的青天白日,你们用粗糙的双手托起了城市的浪漫红日,你们却看不到谁在恣意享受着城市的阳光雨露,听不到谁在惬意地南来北往,也想不到谁在贵族学校里念着:游走在城市边缘的人,用血与汗水筑造着梦想……  我坐在舒适的飞机上,却显得异常的渺小,反而我看到的,骑在单车上的肮脏身影才是大的! 共 369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尿血怎么办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
标签